Conge 精进

新爸五年计划 | 009 理发

2017-08-20
本文 979 字,阅读全文约需 3 分钟

barber

小柔剪头发了,剪得很短。短的程度,比我上高中时学校要求女生的齐耳短发还要短些。她的发型似乎仍然能被称作是齐耳短发——是齐耳短发中偏短的那种。今年夏天,奶奶似乎也是这样的发型。

剪发的决定是姥姥和妈妈做出的。我下班回家看到之后,内心是惊喜惊交织的。早晨出门还是长发的小姑娘,回来就变得跟奶奶一个样子了。一看到她就想起自己的妈,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不该笑。

不过我还是笑出声了。短发也很清爽嘛!


我猜想,妈妈和姥姥一定是受不了每天给她编辫子了,才把头发剪掉的。小柔头发本来也算不得长,尚未及肩。然而天气热了,头发仍需每天打理。她却不是一个配合的孩子,编辫子到一半,常常就突然跑掉,拒绝继续。每天早上梳个头,都要耗费姥姥很大的精力。

我去跟小柔确认,问她怎么把头发剪了?小柔说:“小柔梳小辫儿,一会儿一跑,一会儿一跑,不老实……干脆剪了得了”。她一边笑,一遍模仿着大人的语气说着。

也是。剪了,大家都清爽,不用每天早上因为个梳头的事儿而鸡飞狗跳。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果比头发长度的话,我们家里,妻排第一我排第二。即便小柔的头发不剪,也比不上我的头发长。目前我的头发长度,可以扎个马尾,偶尔也可在头顶挽个发髻。不了解情况的,会以为我就爱长发,不但喜欢女孩儿留长发,也喜欢自己留。

其实不然。我留长发,并不是因为特别喜欢长发,只是不讨厌长发而已。相对于长发,我更讨厌理发。坐在理发店里让理发师把头摆弄来摆弄去,这里修修那里剪剪,这还好。可现在的理发师,总要不停的跟你搭话。做什么工作呀,有什么爱好呀,要不要办卡啊…前面留几寸啊,侧面是过耳还是露耳呀,办卡有优惠呀…。不堪其扰。

我理想中的理发师,应该是个安静且干活利索的。人走进去,若是理发刮脸的话,根本就不用说话。他一望便知你要的是什么。用眼神示意坐下。然后客人就可以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神游天外。凭着师傅在头顶面颊上劳碌。不知何时,耳边一声“好了”,然后起身,掸掸身上的碎头发,起身,交钱,告别。一两月后再来一遍。

这样的理发师,放到现在,大概是活不下去的。所以也根本就见不到。而我,也实在讨厌一边摆弄我的头一边聒噪的理发师。理发师大概也不喜欢我这种不怎么说话的客人。于是干脆就留长了,积累到必须得剪的时刻,去理发店受一次罪就够了。

小柔的不喜欢梳头编辫子,也许和我的不喜欢理发是一脉相承的吧。

20170820 9:30-10:10 初稿
原文地址 https://conge.github.io/2017/08/20/NewDaddy-009-haircut/

Similar Pos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