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ge 精进

新爸五年计划 | 256 儿子的理发和女儿的跑步

2022-05-30
本文 1752 字,阅读全文约需 6 分钟

儿子经常使我想起猫,我小时候养过的猫。

猫儿

记忆里,我家住平房的时候,总是养着猫的。家里有一个放粮食的柜子,老鼠会来偷粮食。养猫,为的是抓老鼠。

虽说是家养的猫,但猫儿有行动自由。我家的猫,总在吃过晚饭后就消失,然后半夜才回家。它会跳上窗台,用爪子抓挠几下窗子,叫几声,然后跑到门口那里,抓挠几下,叫几声。

冬天的时候,我们有时就直接开窗子,让它跳屋子进来。夏天的时候,窗户上钉着防蚊子的纱窗,它进不来,于是只能到外屋开门。

猫进屋,先喝上几口水,然后就跳上床,选地方睡觉。冬天的时候,它会钻被窝儿。每次选谁的,不一定。若,选定了谁,就到谁的耳边喵喵叫几声,要是不理,就会用头在对方的脸上厮磨几下。

走到我的头的旁边的时候,我会把自己的被窝打开一个口儿,让它钻。它不是每次都钻我的。它若进来来,总是带着一股子凉气,然后选个舒服的姿势蜷缩在我的胳膊下面,不一会儿,就呼噜呼噜的睡了。

儿子现在,也是经常半夜醒了,就跑到大人的床上。对我说叫一句“爸爸,我要进去”,对妻子说一句“妈妈,我喜欢你”,然后就往我俩中间钻。钻进去,舒展一下身体,弄出舒服的空间,再蜷缩起来,不一会儿就打起鼾来。

我愿意搂着他睡觉,抚摸他的头发,就像是小时候,抚摸着猫儿一样。

儿子理发

儿子的头发挺长的了。每次和爷爷奶奶视频聊天,奶奶总是要说几句“快让你妈给你剪剪吧,多热呀”。我总是说,不热的,到现在每天最高气温才十五度。

我这个当爸爸的,自己留长头发,自然也不介意儿子的头发长一些。

而且,孩子的同学朋友之间,留长头发的小男孩也非常多,似乎没人在乎。

头发长一点儿,摸起来挺舒服。儿子平时冒傻气,也挺爱把自己的头甩来甩去的,挺好玩儿。

关键是,他自己一直不愿意剪头发。小孩子这个年纪,你要是不说服他,他要是不配合,理发是挺困难的。

小时候的我,似乎也不爱理发。

我记得有一次,初夏时节,我和妹妹头发都很长。我妈就把我俩,用剪刀给剃了光头。她必须用一边的胳膊把我夹紧,然后另一只受剪,很大原因可能是我俩不怎么配合的原因吧。这种情况,恐怕也只能剃光头,想要剪出个什么好看的发型,是绝对困难的。

好巧不巧,剪完了之后村里来了照相的,于是,我们童年里为数不多的留影之中,就留下了两个秃头的小孩儿的样子。我妈每每说起来,都会笑半天。

这周,妻子不知道怎么,就说服了儿子理发。儿子不但同意,而且还说要马上就剪,“我等不及了”。

等不及也得等到周末呀。

周末的时候,拿出理发用品,妻子就开始给儿子理发。儿子非常听话,非常配合的坐在小椅子上,围好围布,听任妈妈用理发推剪在他的头上“开车”。一边理发还一边笑:真的像是有个小车在头上跑。跑来跑去,就理好了。

理完之后,我们全家共识是,他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看上去比长头发的时候更“成熟”啦。他自己一边照镜子一边说,我不是自己啦。

不过,儿子还是儿子一样的摇头晃脑,,一样的冒傻气。

这几天睡觉,他也还是会来钻我的被窝。

摸着他的像小刷子似的头发,我也在想,我是不是也该理发啦?

女儿跑步

5月27日,女儿的学校举行了Jog-a-thon活动。Jog-a-thon怎么翻译呢,“益跑”吧。反正是一个为了筹集资金支持西雅图的三文鱼繁殖研究机构的一次益跑活动。

因为是学校传统,去年的时候就有过一次。具体的介绍,我去年的文章<新爸五年计划 - 204 三文鱼和 Jog-a-thon>里就记录了。

今年的活动,妻子做志愿者召集的工作,还负责当天的一些支持工作,比如设置起点终点啊,打卡啊,线路的设定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

小孩子在这个活动里要做的,除了跑步之外,还要募款。

女儿自己去敲了邻居的门,问他们能不能支持的她的募款行动,还特意录制了视频,向我们的一个好友募捐。我们的两个邻居和朋友都认捐了,一个承诺女儿每跑一圈儿就捐50美分,一个认捐每圈儿一美元,还有一个认捐了一个固定数额。当然,我们做父母的,也要支持啦,每圈儿一美元。

益跑是全校性质的,在学校旁边的公园草地上,各个年级的人一起,大家一圈圈的跑圈儿,每跑一卷儿,就会打卡计数,最后统计。

女儿一共跑了37圈儿,我估计,至少也得有3公里吧。最后募集了一百多美元,好样儿的!

她所在的班级,也合计跑出了最多的圈儿数。很厉害!

每一个小孔代表女儿跑的一圈儿
20220530-jog-a-thon.jpeg
2022-05-30 初稿
原文地址 https://conge.github.io/2022/05/30/NewDaddy-haircut-and-jog-a-thon/

Similar Pos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