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ge 精进

新爸五年计划 | 270 对门儿

2022-09-10
本文 1614 字,阅读全文约需 5 分钟

说过了说左邻右舍,今天来聊聊对门儿的邻居。

警报

周四的下午,我在家上班,孩子们也在家。对门儿忽然警报声大作。我听着像是烟雾警报器的声音。

在美国住过很多房子,其厨房的排烟系统,相对于国内的的抽油烟机,都非常的差劲儿。每次我们做烟雾比较大的菜的时候,都要开门窗保障通风。当然,国内也有排烟系统更差的房子。比如,我小时候在老家住土房子的时候,排厨房油烟基本也是上靠开门的。

可老房子排烟差,却没有警报器这玩意儿。而在美国住的房子,却是都有烟雾警报的。警报器响了之后,是可以手动关闭一会儿的。要是一直不关,有的会触发总警报,有时则会有邻居报警,招来消防员。

比如,我们几年前租住的那个房子,烟雾警报器极其敏感。每当我们弄牛排,烟雾一起,警报器就会响。烟雾警报器装在房顶,不容易够到。于是,每次做牛排,我就会准备一把椅子,放到警报器下。准备等它一响,就站到椅子上,关上它。

对了,快速关警报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时候儿子还小,对比较尖锐的声音敏感。所以,有油烟的时候,我们也常先要提醒一下他,警报可能会响,好让他有心理准备,不被吓到。声音响起时,好堵上耳朵。

除了警报的声音,儿子曾经对许多声音表示不适应,比如微波炉热好食物后提醒的滴滴声……直到现在,公用厕所里的那种替代手纸的热风烘干机的声音,他还是不喜欢。每次去干手,他还是要人帮忙堵起来耳朵才会用。

说回警报,好在两年前搬家之后,我家的警报器不再经常响起了。不过,烟雾警报器的声音,我们还是非常熟悉。

对门儿的警报器响了一会儿,没有停下来,看样子没人。

查看

儿子跟我说,想去对门儿看看。我有些诧异:他不是讨厌那个声音吗?这是克服了对警报声音的恐惧了?有进步呀。

哦对了,对门儿住着什么人,到今天为止,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是新搬来的。我们看着对面的房子挂牌儿,出售,之后有人来装修。再之后,又挂牌儿,很快又卖出去了。新邻居搬家,我似乎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

我带着他,去对门儿敲门,没有人应。门上贴着张字条,抱怨前一天晚上他家的狗半夜吠叫,提醒再有类似情况,最好紧闭窗户。

嗯,的确,他家的狗子昨夜半夜叫了很久。之前倒是没发生过。现在的邻里往往是因为这样的令人不满的事件,才引起互动……

我抱着儿子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儿,没见烟雾,更没有火焰。到了后门。我看到后院有无花果树,结了不少果子。停车位有一辆白色但车停着。车在人却不在,让我心下有些奇怪。至于警报,应该是个误报。可警报一直响着也不是个事儿。

我回家,跟妻子沟通了一下,又去左邻家合计,要不要报警。左邻似乎有对方的电话,决定先打电话试试。

我就接着工作了。

结识

我在警报声中继续工作时,左邻来说,对门儿的人回家了,他要过去看看。

儿子也说要去,那我就跟着吧。

我去的时候,左邻正帮助对门儿,把响个不停的警报关上:至于它为什么响起来,则是个谜。屋子里既没有烟雾,也没有高温,完全没有火的迹象。

儿子开始跟邻居聊天,说我家也有警报,也总响,是因为坏掉了。坏掉的警报器有两个,成了他和姐姐的玩具,他们还给坏掉的警报器起了名字,云云……

看样子多培养培养,儿子是可能成为社交 NB的。

我和邻居也聊了聊。知道她与丈夫了离婚,所以搬进这个比较小的房子。她在西雅图住了许多年,搬过几次家,但是都是在附近搬来搬去,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 neighbourhood。她有个女儿,刚刚去上大学,学心理学专业,对人力资源和儿童期创伤感兴趣,对科研也感兴趣。

她家的半地下室已经租出去了,但是租户还没有搬进来。租户应该是两位年轻女性。

她家的狗叫做 Harley,是一条棕色卷毛泰迪。Harley 对儿子还是挺友善的。儿子似乎对狗还有些害怕,看到狗就往我身后钻。不过过了一会儿,当他忘了狗的存在去玩儿的时候,却和狗狗正面相遇。他让狗狗闻了身上和脚丫,没有表现出害怕,也没有做拍拍狗头之类的动作。

和邻居交换了联系方式,就算是认识了,好以后互相照应。

图片的狗很像 Harley
2022-09-10-dog.jpeg
2022-09-10 初稿
原文地址 https://conge.github.io/2022/09/10/NewDaddy-across-the-street/

Similar Posts

Comments